不想再看無腦的台灣電視節目把觀眾當白癡耍,也厭倦了網路充斥內容農場標題聳動而毫無根據的文章,還是靜下來好好的閱讀書籍充實自己吧!
今天,在這兒跟各位推薦一本好書:永夜.不黑:邊緣歐洲 萬里浪遊!!!




-暢銷書排行榜
本週排行榜第一名:
很多網友都推薦說讚喔!


下面是整理了關於同類書籍的介紹,都是今日的優惠折扣,過了今天價格就會調回原價 趕快點進來撿便宜喔!
點下面的圖片進去, 就可以看到整理的分享!








永夜.不黑:邊緣歐洲 萬里浪遊

















  • 《永夜.不黑:邊緣歐洲 萬里浪遊》






    邊緣歐洲 極光之旅




    從亞得里亞海到波羅的海




    從盛夏到嚴冬 從永夜到永晝




    穿越瑞典、克羅埃西亞、羅馬、維也納、布拉格




    瑞典、挪威、丹麥和愛沙尼亞




    看見城市的靈魂,看見國家的身世








    作者憑藉成熟學養、寧靜心境與優美文字,在旅途中細細品味見聞思感,凝結成一篇篇動人故事,傳遞出一種深沉的旅行態度與觀看方式。




    ●瑞典沉靜嚴肅,盛夏時陽光也稀薄如紗。這富裕而平等的國度優美有序,但也有它獨特的困境。




    ●克羅埃西亞湖深海闊,美景奇幻,人民憂傷。那片土地上演出過不少離奇人生,作者的家人也參了一角。




    ●羅馬是歷史與藝術的大觀園,西方文明取汲不盡的活水源頭。成就令人驚嘆,殘酷令人咋舌,與中國的淵源令人感傷。




    ●維也納冷靜嚴謹,有中年滄桑的空漠意味。它曾是神聖羅馬帝國長期的首都,哈布斯堡王朝典藏的奇珍足以傲世。




    ●金色古城布拉格,魔法與夢幻之都,城堡巍巍,流水湯湯,是讓人目不暇給的地方。美得令人屏息,憂傷得令人無言。




    ●嚴冬的挪威,冰封雪鎖的北極圈內是永夜的世界,北極光在天上跳舞。微弱的光線下,天地山海卻展現出更大的壯美。




    ●丹麥的土地好像會長故事。哥本哈根是童話作家安徒生的城市,安徒生童話是它的隱型性格、集體意識。




    ●波羅的海南岸小國愛沙尼亞,脆弱嬌美一如它的標誌,燕子。首都塔林的老城保持了中古的容顏,彷彿凍結在時間裡。
















    永夜.不黑:邊緣歐洲 萬里浪遊-目錄導覽說明








    • 自序 虛假的旅行,真正的旅行:寫在前面








      第一部 盛夏之旅




      瑞典:沉靜嚴肅,陽光稀薄如紗




      1, 日光崇拜




      2, 美與秩序




      3, 富裕而平等




      4, 天堂的困境




      克羅埃西亞:奇幻國度,有離奇人生




      5, 傷痕,寫在臉上




      6, 魔鬼的花園




      7, 千里陽光海岸




      8, 為台北加油的小男孩




      9, 羅馬皇帝的故居




      羅馬:活水源頭,歷史與藝術的大觀園




      10, 永恆之城




      11, 殘酷遊戲




      12, 教會磐石




      13, 天使堡壘與眾神殿堂




      14, 米開蘭基羅




      15, 雕像噴泉




      16, 羅馬與中國




      維也納:哈布斯堡王朝典藏奇珍




      17, 歷史的曠野




      18, 藝術:聖潔與低俗




      19, 裸女?哪個裸女?




      20, 帝國的璀燦餘暉




      21, 住在維也納的感覺




      布拉格:美得令人屏息,憂傷得令人無言




      22, 金色古城




      23, 查爾斯橋上的風景




      24, 波希米亞小區風情




      25, 歷史的彩窗




      26, 皇帝在城堡裡煉金




      27, 眼睛的盛宴




      28, 在滅絕的邊緣








      第二部 嚴冬之旅




      挪威:夜的世界,北極光在天上跳舞




      29, 永夜




      30, 極地獵人




      31, 狗,雪橇,北極光




      32, 峽灣雪島




      33, 陽光重返




      34, 古都




      35, 漢薩同盟的商港




      36, 雪國




      丹麥:說個故事,給大家解悶吧




      37, 哥本哈根:童話世界




      38, 赫爾辛格:傳奇城堡




      愛沙尼亞:燕子,牠找回了春天




      39, 夜船到塔林




      40, 凍結在時間裡的容顏




      41, 此教堂非彼教堂




      42, 一隻燕子的春天




















    談起旅行,大家的經驗都很豐富。根據觀光局統計,2014年台灣地區出國總人次將近一千二百萬,這是全台灣一半的人口。

    所以,台灣每個人似乎都是旅遊的行家。

    早些年,我出國旅行,總是心裡存著一個目的,腦後懸著一團虛榮。每去過一個地方,像是臂膀上添加了一枚勳章,人生清單裡畫掉一個「待辦」事項。

    後來讀到,八十年前,國學大師林語堂就評論過我的這種旅行。他說:「為求心胸的改造或為了談話的資料而旅行」,是「虛假的旅行」。

    三百五十年前,清初的文學批評家金聖嘆也說:「吾讀世間遊記,而知世真無善遊人也。」

    兩位大師的話都說到我的心坎裡去。那,怎樣才是真正的旅行,怎樣才能成為善遊之人呢?

    金聖嘆說,善遊的人要善於觀察,需要有「胸中一付別才,眉下一雙別眼。」

    這樣,大山大水固然見其壯麗,小溝小壑也能見其獨特。

    林語堂則說:「真正的旅行家必是流浪者。」

    流浪的意思是,他剝除自己原有的一切身分地位,放下憂愁煩惱,還原成一個無名氏,一個自由自在的人。沒有了假象與負擔,才能看清楚遭逢的人事物,而與大自然更接近。

    可不是嗎,虛假的旅行,徒然汙染了地球;要有流浪精神,才能放誕而行、無所為而觀。

    才會不經意地,彷彿偶然地,窺見那城市的靈魂、那國家的身世。

    也要做準備。對那城市、那國家的前世今生了解愈多,進入它的地界之後,愈能感受到它的氣息脈動,而不虛此行。

    但「準備」並不只是行前看幾本書。準備是一生的工夫,是所有閱讀、觀察與思考的結晶。準備得好,則有自信,敢於鑑賞和判斷。

    浪遊、壯遊

    最近三年,我有機會去了兩趟歐洲,頭一次是在盛夏,第二次是在嚴冬。兩次都刻意避開德、法、英、俄等重量級國家,而選擇了邊緣地區:所謂「邊緣」,是指目前在歐洲政治經濟上不具領頭地位。

    重量級國家像是舞台上耀眼的明星,左右了歐洲的移動方向,對邊緣地區產生強大影響。但邊緣地區當然一點也不邊緣,它們有各自的光輝歲月,各自的悲歡離合。它們唱出的歌、演出的戲碼是別人不能取代的。

    我想去聽聽它們的詠嘆調。

    盛夏之旅,從夏至太陽不太落下的瑞典開始,去了亞得里亞海畔陽光燦爛的克羅埃西亞、古蹟與藝術品遍地的永恆之城羅馬、神聖羅馬帝國的華麗首都維也納,以及金色但憂鬱的魔法之都布拉格。

    嚴冬之旅,從冬至太陽不太升起的瑞典出發,去摸索北極光在天空跳舞的挪威、童話與傳說躲藏在每個角落的丹麥,然後橫渡波羅的海,去憐惜脆弱優美的小國愛沙尼亞。

    夏季之旅,有兩位盡責專業的私人導遊──住在瑞典的女兒女婿。兩人加起來通曉六國語言,身為建築師的女兒更對歐洲的歷史與藝術有高度興趣。他們代為打點一切食宿遊程,而且全程導覽,詳盡解說。

    這很類似英國貴族階級首創的「壯遊」Grand Tour傳統。

    十七世紀起,一直到二十世紀前半期,有錢的英美世家子一定要趁著年輕,到歐洲大陸去遊歷幾個月甚至幾年。他們乘馬車巡遊歐陸,但終極目標是羅馬,為的是探索西方文明的源頭,浸潤在那藝術氣息中,以提升眼界和品味。

    他們有專人陪伴指導,在羅馬租屋長居。這伴遊必須通曉各國語言,歷史與藝術知識豐富,好讓貴人「看到熱鬧,也看到門道」。貴人回國以後,思索回味,可能會寫下見聞思感,在上流社會中流傳。

    我這個「貴人」並不想倚賴伴遊,因為,流浪精神我其實是有一點的。出發之前也曾廣泛閱讀旅遊書籍,努力做好準備,然而上了路方知遠遠不足。

    幸好人活得久了,經過的事情和看過的書到底多些,路途之中就觸發了許多聯想和比較,舊學新知一時都湧上心頭。抵達斯德哥爾摩的當天晚上,就迫不及待,動手寫起本書第一節「日光崇拜」。

    冬季之旅,兩位導遊陪伴的時間較短,旅程大半是我自己安排,或許因此,途中的驚奇與震撼直入夢魂。說不上流浪,只是隨興而自在。

    永夜,不黑

    真正的旅行到底是為了什麼呢?我漸漸覺得,所有的觀看,說到底,是為了反觀自己。看到別人的痛苦磨難,體會到我們的自憐自嘆相形之下虛無渺小。看到別人的優美潔淨,比對出我們的社會尚有太多需要進步的地方。

    看別人的生活方式,想想自己這一生到底是怎麼過的。

    李白名句:「天地者,萬物之逆旅;光陰者,百代之過客。」我們的一生就是一趟旅行,我們畢生在尋找自己的定位。

    旅行帶來時與空的落差,讓人有機會落入宇宙的洪荒,去除成見,回復成赤裸的自己。因而能藉著旅行,看出一些意外的真相、思索所見所聞的深層意義。

    比方說,去到北極圈內,發現所謂「永夜」,如果不是很靠近極點,則並非二十四小時的黑暗。在微弱的光線下,天地山海展現出更大的壯美。太陽不升上地平線,人與動物便調整自己,配合大自然的韻律。他們依然讚嘆生命、珍惜所有。

    正如,歷史上多難的國家如克羅埃西亞、捷克和愛沙尼亞,受歧視的民族如猶太、吉普賽和愛斯基摩,外人也許想像著他們有如生活在永夜的黑暗中,但他們並不等待世人的垂憐,他們自有他們的美、他們的好。在某些方面,他們表現得比別人更傑出。

    一百年前,法國作家普魯斯特寫道,所謂「發現之旅」,重點不在於去到新鮮的地方,而在於用新鮮的眼睛去看。「新鮮的眼睛」,我譯為「別眼」,因為我覺得,這與金聖嘆所說的別才與別眼,意思相同。

    我沒有別眼。但在冰封雪鎖的北極圈內,我似乎領會到何謂別眼:不是什麼特別的眼睛,而是全心但亦無心的純然觀看,閱世之後見山又是山的無染之眼。

    我並不善遊。但在永夜的奇異光影中,我體驗到與景物合一,被攝入,被洗滌。我是我,我亦是天地。

    光影恆變,我亦隨之。



















    語言:中文繁體
    規格:平裝
    分級:普級
    開數:18開17*23cm
    頁數:256


    出版地:台灣


















  • 作者:尹萍








  • 出版社:天下雜誌




  • 出版日:2015/10/20








  • ISBN:9789863980957




  • 語言:中文繁體




  • 適讀年齡:全齡適讀












永夜.不黑:邊緣歐洲 萬里浪遊

全站熱搜

倩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